• 目录
  • 第三四八章
  • 下载

  •   皇后的胃口一直不好,李姑姑也很头疼。变着法儿■换样子—这会儿也顾不上什么朴实低调了,只要孕妇能吃的,李姑姑不惜工料,见天挨个儿的做。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孕妇能吃的东西,多半还是平常吃的最普通的一些东西,那些山珍海味稀罕物,多不利于养胎······大多数都从食单上划掉了。

      好在潮生虽然害喜孕吐,但是她本人的态度良好,非常合作,努力的往下咽,哪怕咽完就去吐吐完了回来漱了口接着吃。

      李姑姑现在就盼着这暑天快点儿过去,天一凉快,人也舒坦点儿,就不象现在这样折腾了。

      京城人多、地方挤,夏天酷热。宫里头除了御花园,别处想找棵树都找不着,顶多是竹子海棠这些不顶事儿的。要是树荫多些,也能再凉快些吧?

      魏公公笑眯眯地来了,李姑姑正把晚上的菜谱列好,交给人去预备,让她自己先坐。

      魏公公也不见外,抹把汗,自己先倒了碗茶吃着。

      两人也是老相识了,当初在宜秋宫的时候,还曾经有风言风语,说魏公公和李姑姑对食······虽然当事人身正不怕影子斜,可是好歹也要避嫌,现在李姑姑成了家有了孩子,还跟在皇后身边伺候,魏公公没事儿也不会过束。

      李姑姑忙活完了,让人切了瓜端过束,魏公公摆了摆手;“不用麻烦了,刚喝了茶,也吃不下。”

      “魏公公可是忙人,怎么这会儿有空过来了?”

      魏公公左右看看,两个站在门口的宫人悄悄退远了些。魏公公拍了一下膝;“这阵子都忙晕头了,也没过来和你说说话。”

      李姑姑腹诽魏公公现在可是大忙人·椒房殿的的大总管,哪来的功夫和她闲嗑牙?

      这人铁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而且据李姑姑对此人一惯了解,他通常带来的都不是什么让人欢欣雀跃的好消息·简直是夜猫子进宅,专报凶信儿的。

      李姑姑有点紧张起来,虽然知道皇后好好的,前朝也没出什么事,可是不知道魏公公接下去会说什么,心里始终没底。

      “姑姑还记得前诚王妃温氏吧?”

      这怎么能不记得呢。李姑姑点了点头;“知道·怎么?”

      可为什么提起她来?先帝当时恼怒自己被揭了面子—帝王之怒非同小可,不但发配了温氏,还把温氏之父一撸到底,远远贬到了南疆之地去做了个芝麻绿豆小官,把他们全家的脸皮都剥了个一干二净。

      魏公公端起茶盏来,悠然地品了一口;“她死了。”

      “她不早就··…··”李姑姑忽然恍悟过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魏公公说;“她一个单身女子,既没有温家扶持,又没有旁人相助,即使造了一个假的户籍·能容身的地方也是寥寥。她身上的金银细软想必也所剩不多,我们的人在金水庵找着她了,她的财物被抢,无奈栖身庵堂,身染重病已经两个多月·没等我们的人问出什么话来就咽了气。”

      李姑姑有些不放心;“这次是真的咽气了?”

      “真的。”魏公公肯定地点了下头;“小顺确认过·的确是她,不会有错。”

      李姑姑长舒了口气;“避人真是阴魂不散······前一回她果然是诈死的?”

      “正是。只可惜没从她嘴里掏出什么东西来,诈死这事儿靠她一个人决计不成,要瞒迂护送禁军的耳目,还要寻一具身形相仿的女尸替代,还弄了一个寡妇的身份户籍,姓陈。当初就觉得她死得有蹊跷·总以为是是先帝命啊人动的手·没想到她居然是诈死。”

      李姑姑没说话,肚里却想·这温氏着实在愚蠢。她逃出一条命来,隐姓埋名远走他乡,下半辈子安安份份的,未尝不能太平终老。

      但若她是温氏,她能甘心吗?只怕也不甘心。

      好在这人终于是死了,再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真是谢天谢地。本束皇后的日子就够烦难的,再闹出这么一档子假死的事儿来,岂不更闹心?

      过了晌午天阴了下来,快傍晚的时候下了几点雨。虽然雨不大,却带来一阵凉意,多少驱散多日来的暑热,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四皇子过了午就一直留在椒房殿里,陪潮生午睡,醒来之后他查问阿永和虎哥的功课。不出所料,这两个孩子最近玩得太疯,又是骑马,又是射箭的,和这些有趣的刺激的玩意儿比起来,功课显得太枯燥乏味了。四皇子提了两句,阿永说得磕磕巴巴的,虎哥干脆就一都没答出来。

      四皇子把书合上,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骑马射箭,朕并不反对,年少的时候我也喜欢。但是不可荒废了正业。”

      阿永低下头去,虎哥却显得欲言又止。

      对这个外甥兼内侄,四皇子一向和颜悦色;“想说什么?”

      虎哥大着胆子说;“我将来要象我爹一样,做将军,骑马打仗的······背这些之乎者也的有什么用?”

      四皇子并没生气,他微微一笑;“你可以问问你爹,他小时候学没学过这些之乎者也。只懂得骑马打仗的人,是做不了他那样的大将军的。考武举的时候也要写策论,考四书,也考武经—你打算到时候在卷子上头写些什么?”

      虎哥看样子有些愣了,但还不是很服气的样子。四皇子想,这孩子必定要给他爹去信问个清楚,到底做将军要不要读书。

      到底是野惯了,一下子上了笼头进学念,不可能马上就习惯的。

      阿永则是很羞愧,该懂的道理他全都懂,只是······小孩子遇到了新鲜玩意儿,自制力总是不那么强。

      当然,这光是他自己的原因,还有别的因素,不过这些四皇子就没跟孩子们再讨论了。只是这场谈话之后,阿永身边几个特别会趋奉讨好的小宦官被换了。他们自幼进宫,只知道让主子开心,引着、纵着他尽情玩乐。

      潮生这些日子除了胃口不好,还觉得腰酸,人总是懒懒的没有精神。

      四皇子考校阿永他们,潮生就揽着宁儿坐在一旁听着。宁儿瞅瞅自己哥哥,又瞅瞅表哥。虽然小孩子还不太懂他们被考校的痛苦,但是他能敏感地察觉到屋里的气氛,还有两个哥哥的态度,既沮丧,又羞愧。

      宁儿吮着拇指,很没良心地咧嘴看笑话。

      潮生把他的手从嘴里拔出来,唤人将他抱出去玩,何钧也跟在后头摇摇摆摆的走了出去。

      这两个孩子跟双胞胎似的,真是焦不离孟。

      潮生摸了摸肚子。

      腹部已经微隆,摸着微微发硬,紧紧的。

      不知道这一回,孩子会是个什么模样?什么脾性?他会长得更象谁一些?这种想象这让潮生一直空落落的心踏实了一些。

      感觉象是好些日子没这么热闹过了,孩子们都在,空旷的殿阁里头也添了几分人气。平时这里总是静悄悄,空荡荡的,让人心里也没底。

      四皇子见好就收,没再就学业苛责那小哥俩,阿永长长的松了口气。他这些日子也隐约觉得自己是有些放纵了。功课··…··也知道自己松懈应付了。常听人说,念书练字须日日勤练不辍,一日不练自己知道,三日不练先生知道,一个月不练,那周围的人就都知道了。

      但是四皇子却没有说什么处罚的话,也没有强令他以后不得再去骑马射箭在他看来,这种爱好并不算是不良嗜好·而且对身体有益。再者说,四皇子对自己的儿子有信心。阿永不会一味沉迷,他终究自己会想明白的。何苦强压着他让他认错改正?

      如果人一辈子注定要为某一样事物沉迷,倒是情愿年少的时候就让他沉迷过,年纪渐长之后,就成熟稳重起来,不复早年的浪荡荒唐。比如酒色,或者其它。先帝做皇子的时候持身何等严谨,与蔡皇后是结发夫妻,恩爱不渝。可是后来瞧瞧他庞大的后宫有名份的就不说了,只有那么一宿半夜,过后就忘的,也着实为数不少。更不要说他最后死得那样不光彩。

      也许正是早年太压抑了,等到无人能再限制他之后,反弹来得比一般人强烈得多。

      晚上一家人团团坐了一桌,宁儿自己还拿不稳筷子,用调羹舀了饭菜,也没要乳娘来喂,自己一口一口的吃得很是斯文。阿永和虎哥的胃口特别好,两人吃得头都不抬,那叫一个香。

      看着他们吃饭,潮生似乎也觉得胃口好多了,不知不觉就吃了大半碗饭,汤还添了一次。

      更重要的是,她脸色很好,神情也很放松,嘴角带着愉悦的弧度。看样子,也许儿子们是治疗害喜孕吐的妙方?四皇子十分欣慰,看看妻子,再看看儿子们—当下决定以后每天都把他们一起揪过来用膳。

      我卡的死去活来的为什么每次结尾都会卡呢……呜,难道被谁诅咒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