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三四七章
  • 下载

  •   盛夏酷热,潮生记得当年进宫也是个暑天,站在炎炎烈日之下,没有片瓦遮头,也没有一口水喝,差点儿没晒晕过去。

      芳景把贴子掩了起来,:“娘娘是不是倦了?歇一会儿吧?”

      “没有,就是想起从前的事。”潮生接过贴子,在其中一行字下面划…了一道指甲印:“发回去吧,就按这个办。”

      芳景看了一眼,潮生划…出来的那个数字,分明是有些水份的。但潮责并没说什么,既没发回让人重新办,也没要追究这个数字下面究竟有几个人谋了好处。水至清则无鱼,只要不过分,潮生一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是总得让那些人知道,上头的人不是不知道,只是不追究而已,免得你宽容了,反被人当成冤大头。

      而刚才那个数目,就卡在过分与不过分之间,快超三成了。一成半、两成其实就已经差不多了,可人总是贪心没够,或许觉得潮生现在有孕在身,顾不过来。又或是觉得她一向好脾气,这一次绝对不是偶然,而应该是一次试探。如果潮生这次什么表示都没有,那么接下来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日子,下头那些人只会越来越大胆越来越放肆。

      潮生现在的确不想跟他们置气生事,但是也绝不能让他们觉得自己现在好欺负了。

      芳景明白她的意思,把贴子夹好收起来:“回头我也说两句,敲打敲打他们。娘娘有喜,他们倒是一个个的想钻空子,瞒上欺下,中饱私囊,实在不象话。”

      “不过分的话”就随他们去吧。”潮生说:“他们又不能成家,没有儿奔,总怕老无所依,能抓到到手里的也就是几个钱了”逼急了也不好。”

      “娘娘就是心善。”

      潮生一笑。

      说到底,贪钱这种事古往今来都不能杜绝,就算把这些人换下去,新换上来的一样要贪。这些宦官,女官,虽然也有品级傣禄”可是他们不是外头朝堂上的官,没有家族势力,没有子孙延绵,他们能抓住的只有银钱,没有一个人能例外。他们不贪钱,还能贪什么?又不能干政,也不可能挣下什么清廉的名声。后宫本来就是一个畸形、封闭的小社会,与宫外不同。这里自有一套生存哲学。

      宫人进来禀报:“娘娘,孟太医来请脉了。”

      “知道了。”

      孟太医行过礼,才过来替潮生请脉”又问:“娘娘这两日饮食如何?”

      芳园说:“娘娘胃口不太好,昨日一整矢都只进了些汤水,夜间睡得也不踏实。”

      孟太医心里有数,眼下天气热是一方面,何皇后也有心事,这两样”都不便用针药调理。他要了食谱看了,又重新删减了几样,再递回去。

      “有劳孟太医了,芳园,你送孟太医出去吧。”

      孟太医夹起药包”又躬身行过礼,随芳园一同出去。

      到了外头,孟太医可不敢劳烦现在椒房殿的头号实权女官送她,客客气气地说:“外头暑热难当,芳园姑姑快进去吧。”

      芳园轻声问:“孟太医,娘娘的身子”真的无碍吗?”

      孟太医说:“芳园姑姑不必太忧心,天气炎热,不思饮食也是人之常情。娘娘身子并无大碍”也用不着服药调理。”

      可话虽然这样说,出了椒房殿”孟太医却放慢了脚步,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孟太医和潮生可以算是老相识了,当初在宜秋宫的时候,孟太医还替她开过药呢。去给四皇子请脉时,送进迎出,说话招呼,对潮生可是一点儿都不陌生。等四皇子出宫开府,后来潮生又成了诚王妃,孟太医仍然是常来常往的。算一算,都有十年了。

      这十年里孟太医升了两级官,现在已经做到太医院的副院判了。

      而潮生的地位变迁却更惊人,从一个小宫人,变成了如今椒房殿的主人。

      可是她的笑容却比从前少了。

      当宫人的时候就不说了。在诚王府的时候,潮生整个人都是温煦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孟太医当然不敢多想什么,但是每回要去诚王府的时候例行请脉的时候,脚步都不自觉的轻快起来。

      现在皇后的笑容,虽然依旧柔美,可是熟悉她的人却能看得出来,她的笑容只在脸上,没有到达心底。

      孟太医能看出来的,皇帝当然更能看出来。

      他不想潮生一个人总闷着,可是要是有人进宫请安,陪潮生说话,又总是让她耗费精神来待客,却并没有起到开解她替她解闷的作用。十公主和十一公主新嫁出去,都时常回来请安。十公主的与色比出嫁前好,一看日子过得就顺心。十一公主却不然,脸庞比未嫁时看着还瘦了,纵然精心妆扮了,可是和十公主一比,脂粉堆砌出来的容色与由里而外透出来的好气色,那完全是两回事,一目了然。

      各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在终身大事上头,潮生已经尽力在自己能掌控的范围内,给予她们更多的〖自〗由。但将来过什么样的日子,就得她们自己去努力经营了,这个旁人帮不上忙。

      十公主不擅算计,李家虽不显赫,但过起日子来却没有那么多糟心的事儿。十一公主却是求仁得仁,她得到的,正是她想要的。

      十公主和潮生推心置腹地说:“我那婆婆人非半和气,看着就是个心慈面软的人。她就算不体弱多病,家里大事小情,来往应酬,她只怕也操持不来。回门之后,她就把家里的账本钥匙名册全交给我了,直说自己要当老太太享清福。”

      潮生问:“你应付得来吗?”

      “开始是不大熟悉,眉毛胡子一把抓的。没想到家里人不多,事倒挺多的。不过好在二嫂派了一个得力的妈妈来,还有娘娘指给我的两个人,两天也就上手了。”

      “那就好,不要心急,慢慢的来吧。你和驸马处得还好?”

      十公主粉面微红,头也垂了下去,小声答了个好字。

      过了一会儿,又说:“他还给我写了封诗……”

      “真的?”潮生笑着问:“夸赞你美貌么?快念给我听听。”

      十公主脸更红了,羞涩中透出来的却是十足的幸福:“那我哪记得住,就四句。反正听着有举案齐眉什么的,应该是好话。”

      咳,十公主确实是不怎么爱舞文弄墨的,可绝不至于连首诗也记不住。

      当然了,这是人家夫妻的闺房情趣,潮生也不是那种八婆,非得寻根问底弄个究竟不可。

      宁儿和何钧两人一前一后的来了。何钧比宁儿出生晚一个多月,但是个子却比他高多,也显得壮实。

      宁儿稚声稚气说:“给母后请安。”

      “嗯,你十姑姑也来了。”

      宁儿又向十公主说:“十姑姑好。、”

      十公主笑着朝他招手,宁儿看了潮生一眼,见母亲没反对,才走到十公主身前。

      十公主一把将他给抱住了,又揉又搓得爱得不行。和阿永比起来,宁儿生得玉雪可爱,又特别乖巧,比他那个哥哥讨人喜欢多了。

      想着昨天婆婆说的话,十公主的脸又悄悄红了。

      李老夫人昨天和十公主说了好一会儿话。说原来听说儿子要尚公主,还怕公主骄横,自家伺候不来。

      结果十公主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她现在没旁的心事了,只盼着能快点儿抱个白胖的大孙子……

      十公主觉得,李老夫人也不是她曾经听说过的那种恶婆婆,动辄以折磨媳妇,挑拨小两口夫妇之情为乐。十公主年纪很小生母刘妃就已经去世,对母亲没有什么记忆。但是李老夫人慈祥和蔼,十公主心里隐约觉得,大概母亲要是还在,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还有李家老爷,还有驸马的弟弟妹妹,都是很好相处的人。可怜十公主活了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过上象样的,和家人相处的日子。以前在宫里,虽然都是亲人,可是彼此间毫不亲近,甚至彼此算计伤害。

      现在到了婆家,虽然没血缘关系,可是却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

      十公主看着宁儿,心里暗自琢磨着,要是也能生个象他这样的孩子,又可爱又听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相比之下,和十一公主相处没有这般愉快了。

      客套有余,亲切不足。纵然十一公主场面话说得再好听,潮生也只觉得是在应酬。

      问她过得可好,她自然说好。公婆很好,妯娌很好,姑嫂间很好,夫妻间也很好。

      潮生可不相信她过得真有那么如意。但是当事人都一口咬定了说很好,她又能说什么呢?

      京城里头哪有什么真正的秘密,十一公主过得好不好,旁人都心中有数。当然,她有公主的身份,婆家对她也不敢怠慢,再糟糕,也不会糟到哪里去。

      楼下装修,逼得俺收拾小包袱去娘家躲了一天。希望明天不要再敲敲砸砸钻墙打洞了,不然我还得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