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三四六章 心事
  • 下载

  •   十一公主这点儿就比十公主要强多了。筛选出来的条件最好的几个候选人,让她自己看了看,然后没出众人的意料,十一公主挑的那门第最高的。

      瞧,这就是没有亲娘亲嫂子的坏处。门第高,有面子,可未必日子就过得舒心。

      但是这会儿谁也犯不上当这个恶人去劝她,十一公主的主意拿得稳着呢,人家就奔着面子去的,也许若干年后,她会觉得自己的选择不值。可是现在九头牛都不能把她拉回来。你去劝一劝她试试?她说不定要当你是有意使坏,想阻碍她的青云富贵之路。

      十一公主的平生最大的志愿,大概就是嫁得风光,扬眉吐气。别看她最善于看别人脸色,可是她的理想~就是不用看别人的脸色,最好是让别人都倒过来看她的脸色。

      求仁得仁,潮生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反正公主要出嫁,按例配两个掌事女官过去的,该讲的,她们都会讲。至于公主爱听不爱听,那是她自己的事。

      十公主终于嫁出去,操劳数日的潮生来不及松口气,又要娄着办十一公主的事情,可惜她开了个好头,却没能坚持到结尾。

      潮生又有孕了。

      她自己隐约也有点感觉,只是不能确定。这会儿又不象现代,两周就能用小棒棒验出来。太医医术再精湛,也总得过了四五十天才好确定。

      这下可没人敢再让皇后操劳,恨不得直接给她供起来。另一边急忙的去勤政殿报喜,潮生有些啼笑皆非,被搀上了榻靠着。芳景才替她把鞋子褪了,外头已经有人通报,皇上来了。

      四皇子大步进来带进一股凉风。

      潮生看他的脸色,有些狐疑地问:“你没坐步擎?”

      “那个一步三摇的,如何等得。”四皇子在榻边坐下来,笑眯眯地打量潮生。嗯这气色不错,看起来心情也不错。他的手摸摸潮生的手,又摸摸她的脸,最后落在潮生还平坦的肚子上。

      “真有了?”

      这话说的,潮生白化一眼:“假的,八成是太医误诊了。”

      “什么?”四皇子声音提高了然后才反应过来,马上捂着潮生的嘴:“去去,别胡说,还小呢,别惊着他。”

      这才哪跟哪儿啊,没个绿豆大呢,就惊着了?

      四皇子十分幸福的畅想未来:“这会儿怀上,那就是年底生了?不知道是个儿子还是个女儿?”

      已经有两个儿子了,潮生也挺想要个女儿的。只是……女子在这个世上实在活得累,哪怕是公主也是一样不容易。当初生老二的时候,就一直觉得怀的是个姑娘呢,在肚子里挺老实听话的,结果生下来还是个小子。不过和他哥哥比,宁儿的确老实听话,兴趣都很安静一这才多大点儿看四皇子和人下棋,就能一看半天不动了。要换成阿永,让他安安静静坐半个时辰不动不出声,能把他憋死。

      人啊,真是奇怪一母同胞的兄弟俩,脾气差得这么远。四皇子总结说:“阿永象他舅舅宁儿好象更象我小的时候。”

      这么说来,好象是这么回事。

      皇后不能操办,也绝对误不了十一公主出嫁的事。潮生定的规矩不错,现在回事的人都写成贴子递上来,而且尽量都附上清单、表格看起来一目了然。事事妥贴,潮生点个头,事情就定来了。

      连续嫁出去两位公主她们一嫁,身边的宫人自然大都带走了晖苑忽喇喇的就空出一半,顿时显得冷落起来,让人心里有点不太好受。以前还觉得公主们太多,现在一看眼前站的几个小姑娘——除了十三公主,其他几位都小,零零落落高矮不齐的,就象一片青黄不接的庄稼地,实在看了让人觉得心酸。

      这几位公主里头,多半都是没了亲娘的,年岁又小,她们的将来能指望谁?潮生一下子觉得肩膀上的担子重了起来。

      晚上她跟四皇子说,这回她倒不想生女儿了。

      姑娘家长大了总是别人泉的人,自己做不得自己的主。生个女儿娇养十几年,嫁出去了,也是牵肠挂肚的,怕她过不好,怕她受气……

      四皇子肚里琢磨女人一有了孩子,想的事情又多又细,还很容易伤春悲愁。瞧,这肚子还没显呢,就在忧愁女儿的终身大事了。

      四皇子笑着安慰她:“那咱就不生女儿,专生儿子好了。到时候娶十个八个儿媳妇伺候你,要牵肠挂肚那也轮不着咱。”

      潮生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瞧你说的,这生男生女的,可由不得大人说了算。”

      四皇子说:“对啊,所以你犯什么愁呢?这生儿育女的事情,得看老天的意思,生下来就好好养育,至于他们将来走什么路,做什么事,这都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虽然潮生心里承认他说的有道理,但嘴上却不服软:“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男人,自然不知道女子有多难。”

      四皇子绝不会在这时候和潮生唱反调,现在她情况特殊嘛—— 回想一下,好象非特殊情况,他也不会和潮生顶着来的。

      当然了,平时潮生也没有这么多的抱怨和感慨。

      一下子嫁出去两个妹妹,又怀了身孕,心里还压着许多不安,太医提醒过他,皇后可能心绪不稳,暗示皇帝要多体谅忍耐。

      的确是这样。

      这次怀孕给潮生的影响很大。生理上是次要的,心理上却是主要的。

      当初她刚嫁进王府,头次怀孕的时候,许婆婆就同她商量过,要不要抬举个人服侍四皇子,当然,这事没成。潮生固然不愿意,四皇子也不肯。可是连许婆婆都会这样想,其他人也不会例外。从四皇子登基以来,除开头一年守孝,后头他一直宿在椒房殿。可是现在潮生有孕了,那些不死心的人,肯定又会觉得这是个大好时机。

      他现在对他很好,可是再过三年、五年,或者十年,她不美了,他也看厌了。而那时候肯定还有大把青春貌美的女子想爬上龙床。现代夫妻尚且有七年之痒,更何况他们?

      这时候没什么婚姻法,1小三是合法的,小四小五小六……只要皇帝愿意,排到小一百甚至小一千都没问题。

      他对她好,她知道。

      可是她对未来没有把握,任何细小的变数都令她不安。

      四宴子本来打算这个夏天全家集体去行宫,也让潮生去享受一把温泉水滑洗凝脂的待遇——现在泡汤啦,老老实实待在宫里孵蛋吧。

      潮生情况特殊,阿永最近也老实多了。起码一早一晚的请安肯定不误,进了椒房殿之后,连说话的嗓门儿都压低了。潮生不知道是四皇子告诫他了,还是春光耳提面命的叮嘱过,反正对着她,阿永是绝不再敢风风火火横冲直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