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干尸洞
  • 下载
  •   鬼刺树的生长周期是一个月,种下之后一个月成长为成年鬼刺树,之后就是极致的生长树叶,落下化为养料。

      这里的鬼刺树密密麻麻,白衣女子拿出一个类似夜明珠的东西往前一探,鬼刺树在被光亮照射之后急速的枯萎下去,就连树干都干枯了。

      见到这一幕我已经麻木,不在那么震惊,毕竟这些时间以来见到都东西都能我觉得不真实,有时候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已经脱离地球了。

      “小心一些,这鬼刺树中有一种虫子也是浑身带刺,但却能变色,它们可以变成任何一种颜色,而且这鬼刺虫继承了鬼刺树的所有特点,”白衣女子说道。

      我有些诧异她会知道这些,毕竟我都不不认识这种树。

      “唰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前面传来了声音,我急忙抬头看去,在神眼之下,我见到那些腐烂的树叶下出现一种奇怪的小虫,长得就像外面的毛毛虫一样,身上都是血红的小刺。

      我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子扔了过去,小虫发现声音之后,身躯尽然缓缓的在原地消失,变成了法烂树叶的颜色。

      这一幕让我感慨大自然的神奇,这样的功能不是变色龙才有吗?这小虫子尽然也这么逆天。

      发现这些小虫之后,我凝重的对龙语和白衣女子道:“鬼刺虫就在前面,很多,你们小心了。”

      然而龙语却是道:“这虫子咬不破我的皮肤,你担心自己吧!”

      白衣女子也说道:我也不怕!

      汗,感情就我一人怕这东西,还真是让人无语至极。

      现在我身上的温度很高,他们两个都离我很远,这小虫和树都不怕我的火焰,我还真的需要小心了。

      原本以为现在的我能在这里面畅通无阻,谁能想到才来这里就遇到不怕我的东西了。

      白衣女子似乎知道我的想法一样,开口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有赤火珠和月泉,这附近生长的东西自然就能抵抗你身上的能量,不然那他们怎么生存?”

      “所以你也不要想太多,说不定离开这附近之后,你身上的优势就出来了。”

      这话我还能怎么回答,只能也跟着这么想呗,难不成我还要抓几只小虫子来质问一番,你们怎么不怕我吗?事实显示那是不可能的。

      于是我走在了前面,身上覆盖着赤火珠之力,浑身透明,射出光芒。

      然而那鬼刺虫尽然也怕光,见到光亮之后,他们原本隐身的也是显现了出来,在光芒中死去。

      白衣女子一脸的笑意,龙语更是露出极度的坏笑。

      尼玛,感情他们早就知道这样了,只是我不知道罢了。

      “你们知道这虫子也怕光,所以故意没有告诉我,”我郁闷的道。

      龙语呲呲的笑了出来道:“是你自己笨,我们都说过了,这鬼刺虫和鬼刺树有一样的特性,谁让你脑子反应慢,没有反应过来呢。”

      闻言我无语了,的确,白衣女子说过这虫子和树有一样的特性,是我忽略了而已。

      我们三人顺利的从鬼刺树林中走了过去,一路上死了不少的树木,双脚之上沾满了腐烂树叶留下的痕迹。

      过了这一片之后,前方是两个黑漆漆的洞口,洞口看上去就像豹头张嘴一般,很是恐怖。

      最终我们三人分开行动,白衣女子和龙语走另外一个洞口,而我一人走一个。

      现在凶尸没有过来,我一个人足以面对很多事情,自然不需要要人陪。

      在说了,白衣女子跟着我,说实话,我很没有存在感,现在分开反而好了。

      行走在这漆黑的洞口中,我发现两边壁障都有干尸,他们一个个脸上露出惊恐之色,张开嘴巴瞪着眼,有些的双手成抓,看样子死前有着极致的恐惧,也不知道这些干尸在死之前都看到了什么。

      我身上的温度将干尸烤得滋滋直响,极致的尸臭味让人无语,但我已经习惯了,呼吸放慢,一分钟一次的呼吸几乎成为了我的习惯。

      只要遇到这种地方,我都会不自觉的开启这种呼吸模式。

      轻轻的吸气一小口,之后在腹中来回循环,直到感觉难受才吐出,吸得少闻到的臭气也少,不会有恶心的感觉。

      但我也不是随便吸气,而是用道术过滤了一遍才吸收的,不然这尸气进入身体会发生什么,我不说大家都知道。

      山洞内不单是两边的墙壁上都是干尸,越是深入,干尸就连地面和顶部都有了,似乎这里就是用尸体堆砌而成的一个洞穴。

      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干尸洞,一般的干尸洞是用来防止外人进入的,因为设置干尸洞的地方都有被封印之物。

      这里的情况是干尸洞无疑了,那么这后面到底封印了什么呢?

      如此一想,我就希望这里封印的是另外四把钥匙,早点筹齐,我就早点恢复正常,否则现在的情况让我简直难受,虽然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但是一低头就看到自己的骨头,这种视觉感应还是很不爽的。

      更为重要的是,我身上的器官有些能看到一个虚影,咳咳,别说多尴尬了。

      虽然不认真还是分辨不出来,但我能看到自己隐私之处,甚至还能臆想出是什么样子来。

      也不知道白衣女和龙语能不能看出来。

      一想到这里我就感觉老脸一红,不过现在的我就算脸红也分辨不出来。

      干尸洞内越往深处走,越是狭窄,我的温度很高,有些干尸都被焚烧了一部分,但是干尸洞内有一种漆黑的水在无数干尸之上流淌,就连上面和墙壁上的干尸都是湿漉漉的,似乎就是为了防止我这样的人到来一样。

      最后干尸的变成一个挤压一个,密密麻麻的铺在四周,我感觉一阵头皮发麻,毕竟这么多的尸体是怎么被人搬来这里的呢?

      “呼噜噜,呼噜噜”

      在往前走了一阵,我听到了轻微的呼噜声,就像有人睡觉打呼一样,心中好奇无比,放轻脚步缓缓走了过去,怪了一个弯来到一个比较宽大的地方,这里有暗红色的光芒,是从一块暗红色的玉石上发出来的。

      四面八方也都是干尸铸成,在最前方是一个由干尸凝聚而成的床,上面躺着一只不大的地牛,正在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这个空间的另外一边还有一个洞口,看不清楚有多深,但我却想到了白衣女子他们走的地方。

      我没有发出声音,想要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先去看看白衣女子和龙语在说。

      然而就在我从洞口走出来的时候,那些干尸尽然缓缓的动了,这一幕让我瞳孔一缩,对着另外一个洞口就跑了过去,不过两条人影也在这个时候从那里面走了出来。

      要不是我反应够快,急忙让开,他们两个肯定有人要被我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