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四百九十七章 鬼刺树
  • 下载
  •   杨老和龙语退了出去,白衣女子找到机关,那些箭矢不在出现,我却在这个时候发现地上都是道门符,强大无比。

      这些符让我在修炼十年恐怕也画不出来,一个个符环环相扣,释放出来的能量尽然能让方圆几十里地的风雪汇聚于此,好不诡异。

      好在这符并不能攻击人,它的作用只是吸收风雪,似乎是为了那块寒铁之上的盒子准备的。

      因为此刻我发现寒铁上面的盒子尽然赤红了起来,天空飘落的雪花还没有落在上面就已经融化。

      见此一幕白衣女子道:“你去看看那盒子是什么。”

      而我不用他说,已经动了,走到盒子边上的时候,我身上的热量与盒子的热能相碰,尽然能看到空气中热气滚动,强烈的热浪开始扩宽,不在局限于三尺,就连我身后的白衣女子都被热浪逼退,不敢靠近丝毫。

      这箱子不大,有我们平常家中的书桌箱子大小,却是赤红无比,上面有六个凹槽,正中间一个,外围五个,就像是一朵梅花般。

      白衣女子无法靠近箱子,远远的开口问道:“能打开吗?”

      闻言我摇了摇头,那上面的六个凹槽正是罗生说的六把钥匙的钥匙孔,因为我身上的水将之钥看上去和凹槽一模一样。

      见到这箱子之后,我急忙伸手去摸水将之钥,本以为已经被我身上的高温融化了,却没想到那水将之钥尽然完好如初,拿在手中甚至能感觉到淡淡的清凉之意。

      这一幕让我不解,白衣女子饶了一个方向,正好看到我拿出来的钥匙,于是道:“你手中的东西定是木之精和生命甘露炼制而成,不然不可能抗下如此高温。”

      “你将钥匙放在上面看看!”

      这话似乎很有道理,我心里生出了希望,要是真这样的话,那么这里面一定有木之精和生命甘露,我能不能恢复过来,就看我们找不找得到了。

      于是我把水将之钥放在形状相同的那个凹槽之中。

      果然,严丝合缝,大小刚刚好。

      与此同时,那赤红的盒子尽然有一片变成了青色,和地面的石板是一种玉石。

      我伸手轻松将盒子拿在手中,低头的时候见到寒铁上尽然有字,上面写着:“欲开此盒,收赤珠,泡月泉,化身火神。”

      我喃喃的将这些话念出来,白衣女子却在远处笑了,同时说道:“看来你倒是歪打正着了!”

      闻言我一阵无语,说实话,我并不想歪打正着,我想正常,而不是现在这副鬼样子。

      我将盒子收起,转身走向更深的地方。

      现在月泉的光亮减弱了很多很多,但还是能将这里面照亮的。

      现在我多希望那木之精和生命甘露就在这里,至少我能快点恢复正常。

      然而是我想多了,这里面恐怕有十来里宽大,到处都是积雪,如此诡异让人感叹,的确是一处葬雪之地。

      法阵和道家的能力还真是让人难以接受,如此怪异的地方都有。

      最终我和白衣女子一前一后的退了出去,外面不在如同之前那那般明亮了,倒是那湖水之上有着一层淡淡的绿色光晕,在这种地方显得极其诡异。

      罗生派了娃娃鱼在湖面上等待,见到我走出来之后,它们就去禀报,当罗生远远的见到我这个样子的时候,尽然一点也不惊讶。

      他只是说:“木灵之钥正是木之精打造而成,就在这里面,生命甘露据说全都被用来炼制王者之钥了,不过集齐六把钥匙,打开箱子之前,会释放出这两种能量,你现在的状况定会得到解除。”

      “王者之钥?是这个吗?”

      龙语听了罗生的话后尽然拿出一块紫色的钥匙,罗生见状顿时大喜,急忙道:“正是!快将它放在盒子上。”

      梁龙语将王者之钥丢给我,我拿出箱子一看。

      果然,正中间那个凹槽正好和王者之钥一样。

      于是好奇的询问龙语是怎么得到的。

      龙语将风毅和彭乾的事情说了出来,我一阵感慨,心中暗呼庆幸。

      不过罗生却是凝重的道:“王者之钥确切的来说就是生命甘露凝聚而成,之所以是紫色,是加入了一种特殊的能量炼制而成,所以才是紫色。”

      “不过你们要小心了,那凶尸能够感受到王者之钥的气息,很快就很來找你们的,凶尸凶残无比,力大无穷,相当于一个巅峰圣人的存在,我看你们中,只有这两位姑娘的实力能和巅峰圣人一战,你们都小心了。”

      这话一出,我就眉头微锁,凝视罗生道:你知道的还真不少,是不是还有隐瞒?

      罗生一脸的尴尬道:“我说的已经够多了,在说的话,会触碰一些禁忌,我还想恢复正常,所以抱歉。”

      话闭他带着一众娃娃鱼进入了水中,而我看着这宽大的湖面心中在想罗生的话。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湖对面,我们之前来的方向尽然传来了强大的尸吼声,那声音简直让人发颤。

      白衣女子的凝重的道:“我们该走了,到湖泊对面去,现在法阵消失,能飞过去了。”

      而我却是看向在一边奄奄一息的杨老,杨老见到我的目光之后,苦笑一声道:“你们走吧,我会在这里布置一个幻境法阵守护自己,等我的伤好一些,就去找你们。”

      龙语也是说道:“这是唯一的办法!”

      白衣女子在一边点头,而我很清楚我们都带不走杨老,将他留下才是正确的。

      于是对着湖面喊罗生,几个呼声之后,罗生出现了,我让他将杨老带去水下疗伤,罗生并没有不答应,而是欢快的将杨老接走。

      我总觉得罗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却说不上来。

      最终怀着强烈的疑惑对着湖泊对面那漆黑之地飞去。

      凶尸在湖泊对面发出极致的怒吼,我不知道她能不能过来,但却很担心小五他们。

      湖泊之上有一层淡淡的绿色光晕,但也只限于之前月泉之光覆盖的地方,在往深处一些就没有光亮了。

      这里的漆黑是极致的,哪怕我开启神眼也很难看清楚远处,只知道这后面有着极致的气味,是一种植物腐烂发出来的气息。

      来到湖泊对岸的时候,岸边都是一种巨大的腐烂树叶,无数怪树生在这里。

      这些怪树叶子宽大,就像梧桐树一般,但却有十二个尖尖的叶尖,上面长满了血红的小刺,不小心就会被刺伤,而且有毒。

      而我的温度能将湖水蒸发,却不能焚烧这里的一物一水,这让我想到了木灵之精。

      但白衣女子却说这不是木灵之精,而是一种名为鬼刺树的植物,专门生长在不见光的地方,其生长的养分都是自己的树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