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四百九十六章 我变成怪物了
  • 下载
  •   我现在的模样别说杨老了,连我自己都无法接受,龙语一直怒骂不停,手上却在帮白衣女子处理伤口。

      “你活该,都说了只能浸泡十五分钟,这就是你贪婪的下场,”龙语越骂越凶。

      而我现在后悔不已,刚才只觉得舒服,完全没有注意自己的情况,现在我的样子简直难以形容,更让我无地自容的是,身上的衣服都是透明色。

      龙语的眼睛没有看我,白衣女子没有避讳什么,杨老张着嘴巴,愣在原地。

      白衣女子的手被龙语处理好了之后还是漆黑的,龙语瞪了我一眼,说道:“这样的伤自行恢复的话,少说也要半个月的时间。”

      闻言白衣女子点头,深吸一口气,也没有责怪我的意思,而是凝重的看着我道:“你的话就难了,除非找到木之精,和生命甘露,否则一辈子都是这样。”

      闻言我差点没有晕倒,一辈子都是这样我怎么见人?在说了,现在我的样子能出去吗?别人看到会不会把我当成怪物?

      杨老震惊过后,将他身上的衣服脱下道:遮挡一下吧,只要有办法,我们慢慢去找木之精和生命甘露。

      这话让我感动了一把,伸手接过杨老的衣服,白衣女子和龙语无奈的摇头,并未说什么。

      然而杨老的衣服落在我的手上后,极快的被焚烧为灰烬,而我傻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大脑完全当机,一点也不会思考了。

      “赤火珠和神月泉相结合的能量很强,短时间的浸泡能让你的体质有所增强,同时月泉之力和赤火珠的能量会中和融入你的身体中,但是时间久了你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被焚烧为灰烬。”

      “现在你虽然没有死,但却能焚万物,任何东西只要靠近你,都会被瞬间烧成灰烬,”白衣女子慢慢的说道,语气都是无奈。

      杨老听了这话之后问道:“将他放在水中也不行吗?”

      “呵,”龙语冷笑一声道:现在的他就是一个人形太阳,虽然靠近他不会被烧死,但是放在水中,前面那个巨大的湖泊最多半个小时就会被蒸发干净。

      “除非是忘川之水,极阴之水,但也只能让他没有这么高的温度,完全恢复不了,想要恢复,除非找到木之精和生命甘露。”

      这些话我是听到的,但我已经没有心情去管这些了,我现在想的是怎么出去,离开这里之后如何在人群中生活。

      还有我的胜男和宛如,以后我都不能靠近他们了。

      至于那木之精和生命甘露,尼玛,一听就不是简单的东西,到哪里去找?

      然而白衣女子似乎并不担心一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他就对我说道:“其实这样的你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这扇冰门你能焚烧掉来。”

      这话说的我想死,没想到我现在沦落为焚烧冰门的火种了。

      不过我还是走了过去,把手放在冰门之上,那冰门顿时被融化出一个手印的样子。

      我没有感觉到冰门的冰冷,反而觉得很舒服,于是整个身体贴在上面,冰门一点点化为水流淌而出,三尺厚的冰门尽然被我用了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就直接融了个对穿。

      我有些恶作剧的直接穿过冰门而去。

      毕竟冰门能过人的地方正好是一个人形模样,白衣女子没我高,但是双手必须和我一样举起,放在胸前才能过去。

      我以为她会说什么,没想到白衣女子啥也没说,跟在我的身后进入了冰门之后。

      这后面同样是一个地下空间,不过不断有雪从上面落下,是一个雪的世界。

      奇怪的是地面的积雪不厚,还没有一掌的厚度,上方正是葬雪山的入口,这里面有着无数的雪妖,靠着学积雪过活。

      我们进来之后,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被雪妖攻击。

      猝不及防之下,一只雪妖直接撞在我的身上。

      “滋滋”

      一阵白烟冒出,雪妖发出凄厉的叫声直接被我融化掉,而我也被撞飞出去,砸在一旁的墙壁之上。

      白衣女子的袖绫挥动间,无数雪妖被击杀。

      我落在地上,积雪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化开,变成水流了出去。

      这里的正中央是一个不大的雪山,有他们三人在,雪妖有人对付,而且这里的雪妖也不傻,除了第一只以外,没有自动攻击我的。

      我对着雪山走去,积雪消融的速度极快,那雪山之下渐渐的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方形盒子。

      盒子下方是寒铁,坚硬无比,就算我的温度再高,也不能将寒铁融化开来,只是被我触碰到的地方变红了而已。

      我伸出手去想要触碰那盒子,不知是什么地方顿时飞来无数的箭矢,“嗖嗖”声破空而来,让我心头一紧,正想让开,却是发现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让我躲闪。

      一个念头在心里生出,那就是死定了。

      然而箭矢尽数落在我身上,还没有刺穿我那透明的肌肤就已经融化了。

      这一刻我不知道是该欢喜还是该悲伤,这些突然出现的箭矢尽然伤不到我。

      白衣女子和龙语都在躲闪箭矢,杨老身上插着几根箭矢,鲜血流出,狼狈不堪。

      这个老头子虽然和我立场不同,但他没有对我做出任何实际上的伤害。

      相反还教过我如何修行异能之力,算我半个师傅,所以我感觉到杨老有危险之后,就出手帮了他一把。

      现在的我可是一个巨大的熔炉,只要往他面前一站,什么都解决了。

      不过箭矢是从四面八方和上面落下的,想要救杨老也不容易。

      于是我对他喊道:“我在你前面挡着,你退到入口去。”闻言杨老就极快的闪了出去,即便是这样,他身上再度多出几根箭矢,嘴里都流出血水来了,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白衣女子的袖凌舞动起来将她自己护着,龙语身躯之上出现青色的鳞片,那箭矢尽然刺不穿。

      最终杨老退了出去,身负重伤,龙语去帮他处理伤口,白衣女子却是身躯腾空,越来越高,尽然在光滑的石壁之上找到了机关按钮,将箭矢释放的机关关闭了来。

      这个时候这里只有我和她,还有不断从上面飞落下来的雪花。

      不过有我这样一个人在,只要是我身边三尺之内的地方,任何东西靠近都会被焚烧为虚无。

      白衣女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开口道:“很好,现在恐怕子弹都杀不死你了。”

      我一阵无语,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闭着嘴巴不想说话,认认真真的查看起来。

      地面的积雪凡是我走过的地方都不见了,地面尽然不是泥土,而是一种能抗高温的青色玉石,上面全是道门符。

      不过这些符好强大,即便我在修炼十年,恐怕也画不出这种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