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第四百九十四章 水将之钥
  • 下载
  •   罗生对我说的这些让我有点小兴奋,感觉自己是在冒险寻宝,有点电视上的感觉。

      只不过罗生这里只有一把水将之钥,我还需要找到另外五把才行。

      具他所说,这里面很大,另外五把钥匙我要怎么去找呢?

      罗生拿出水将之钥交给我,同时带我进入他们居住之地。

      这里简直就像是水下龙宫一般,那八卦罗盘所在之地是罗生家的后院,房子过于矮小,他说也是因为法阵的原因,原本他的房子是很大气的。

      罗生的妻子也是一条鱼头人脚的娃娃鱼,不过他的两个孩子都是身上有鱼鳞,虽然看上去怪,不过还有几分人样。

      我在他们家呆了一天,直到外面的水开始翻滚起来,那法阵正在瓦解,我才走了出来。

      法阵阵眼被镇魂碑堵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就彻底瓦解,变得凶残的娃娃鱼随着法阵的消失而死亡,那些还能保持清醒的娃娃鱼都好好的呆在水里。

      罗生一家将我送回岸上,他将水将之钥交给我,眼中有着浓浓的乞求之色,希望我们能找到另外五把钥匙救他们出去。

      我没有保证什么,不过心里却是暗暗决定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

      而这个时候白衣女子和杨老还在和冰猴战斗,都一天一夜的时间了,这里的冰猴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无论是杨老还是白衣女子都受了伤,消耗过多,不过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接近那离开的地方,只能被动的激战。

      冰猴子的实力越来越强大,当我感受到的时候,尽然有些心悸,看着罗生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离开这里不被这些东西围攻?”

      闻言罗生笑了笑,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看着我道:“你上去就知道了。”

      话闭他们转身进入水中,而我身上还套着罗生的气泡,就这样在水面上飘着。

      不过这气泡好奇怪,尽然带着我往瀑布方向而去,一点偏离的意思都没有。

      我低头看着手中的水将之钥,只见是水的颜色打造而成,正面是一处湖泊,背面有四个字,写的正是水将之钥。

      这钥匙被我拿着上了岸,原本以为要和冰猴一阵大战,至少不会那么轻松的过去。

      然而我让没想到的是,冰猴见到之后,都纷纷的后退开去,眼中甚至出现了恐惧之色,之后便是返回那发出光亮的深处。

      我一阵诧异,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除了瀑布和湖泊,别无他物,倒是白衣女子高兴的走了过来,喘着气说道:“是你手中的东西让冰猴子后退的。”

      闻言我看了一眼水将之钥,果然,这东西正在发出一丝奇异的能量,我感受不出来是什么能量,但是这里的冰猴子一只也不剩了,全都退回那发光的深处。

      杨老浑身是血,气息虚弱,他的衣服都被鲜血染红了,一天一夜的时间都在战斗,难为这个老头子了。

      白衣女子的情况比他好了很多,但也够呛,她也一身是血,看着就让人揪心。

      “你没事吧?”我关切的问道。

      白衣女子温柔的摇了摇头,想要从我身边走开,身躯却是一晃,差点没有摔倒。

      见到这样的她,我很担忧,想要上前扶着白衣女子,没想到现在的白衣女子尽然出奇的暴躁,也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对我吼道:‘滚开,不要碰我!’

      这话让我一愣,呆在了原地,杨老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走上去将白衣女子扶到墙边坐在地上,而我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好好的要凶我。

      不过我忽略了一个关键,就在我要搀扶白衣女子之前,他猛然的将头偏开,没有正面对我,就算是现在,白衣女子坐在地上,杨老都是挡着我视线的。

      “你不该这样,他会有想法的,”杨老轻轻的对白衣女子道。

      我听到了这话,接着白衣女子道:“我不想他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不然很多事情都满不住了。”

      闻言我眉头邹起,心想到底是什么事情要瞒着我,为什么不让我知道,但我现在最关心的还是白衣女子的情况。

      于是抬起脚步对着他走去。

      白衣女子感受到我的动作之后,身形猛然站起,对着瀑布之外飞去,也不和我说话,同样没有理会杨老。

      “要去哪里?你身上有伤,是想死吗?”我追了出去,见到白衣女子对着湖泊对面飞去。

      “不用你管,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万事小心,”白衣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而我想到的是她有苦衷,于是飞了出去,追着白衣女子的而去,同时喊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不要走,我不看你,你有伤,一个人离开很危险。”

      然而白衣女子的速度很快,我根本追不上,她传来一道声音:“姓杨的,帮我看着他,他有事,你死!”

      这话让我愣在了空中,她不想让我追上,我无论如何都追不上,继续下去也没有用。

      而且现在杨老已经追了上来,就在我身后。

      我回头看向杨老,眼神带着询问之意。

      杨老虚弱的咳嗽两声道:“咳咳,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关于她的事情,没人敢对你说半个字,因为大家都不想死,你还是什么都不要问了,你只要知道她不会害你,能为你去死就行了。”

      这话有点重,重到我觉得有压力,毕竟我和白衣女子完全不认识,至少我不认识她,这样的一个人能为去死,我们之间会是什么关系呢?

      我将纪家有可能认识的人全都在脑海中想了一遍,然而完全找不到这样的一个人。

      就算是我爹娘还在世,他们所认识的人不过是凤凰村的村民,更没有这样一个能为我去死的人。

      除非是老娘还在,她倒是能为了我去死,可是白衣女子根本不是我娘,也不可能是。

      在我认识的中更没有这种人了,而且还是一个美女。

      此时此刻我想到了胜男和宛如,他们两个倒是有可能为了我去死,不过胜男不能修炼道术,他没有白衣女子那样的本事。

      宛如是鬼,虽然能够在一些特殊的地方可以帮我,但是她也没有白衣女子的能耐,更不可能恢复肉身,而且宛如胜男都不在这里,也不会是她们。

      最终我无奈的放弃去想,毕竟我的人缘没有好到有人能为去死的地步,白衣女子可能是个例外,奈何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谁。

      杨老伤得不轻,我陪他在瀑布之后休息疗伤,足足花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里我有些急躁,毕竟小五和梁友强不知下落,希望白衣女子出去之后能遇到他们。

      一个受了伤的白衣女子都比他们两个加起来强大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