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543防守
  • 下载
  •   小鬼子玉置也是乱了阵脚,他没有留意到五十四师团的几个联队长都在指挥部里,战场上只有大队长级的指挥官在指挥。而小鬼子小鬼子冈田却清清楚楚他手下的人员,趁着玉置组织鬼子指挥官集体送走小鬼子中本等受伤鬼子回永景的时候,他偷偷的命令几个联队长马上回到战场上指挥自己的部队。

      三个师团前来送行的鬼子军官少佐以上几十号人,少了三四个人一般人很难发现。冈田弥补完指挥的漏洞,脑子里突然放空,什么都懒得再考虑,他是打顺风仗的鬼子,以前欺辱一下华夏抗联和华北军队武器上占优势可谓是百战百胜,如今一脚踢到了钢板,积攒下的傲气瞬间没了,心中竟然隐隐产生了想要找关系调回倭国本土的念头。

      抗联的火炮实在是太猛烈了,隔着数里地外都听到轰鸣不断,五十步兵联队的鬼子们有了保护师团长和受重伤鬼子撤离的命令,一个个恨不得长上翅膀早点飞离这个是非之地,生怕前线一个告急又把他们拉上去。

      假装脑袋受伤的管沼躺在一辆马车车厢里,身上盖着棉大衣,想想自己即将成功的回到永景,心里这个美啊!这个幸运啊!这到不能和他犟,二十九野炮联队已经两次给抗联的火炮覆盖,而这个小鬼子每次都能成功的幸存下来,只能用幸运来形容。

      畏战的管沼偷偷的抬起头,看着越来越远的小鬼子指挥官们,心中有些五味杂陈,终究是带了好几年的联队被抗联打光了,一想起那令人生畏的生死场景,管沼还不仅有些头皮发麻。既然是装作伤员他只能一装到底,可是一动不动的躺在毫无封闭保温可言的车厢里,开始还好,没过两分钟浑身就冻的很,管沼只能胡思乱想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一想起他的联队覆灭都是因为接受玉置等人的炮击命令,他对玉置的恨意就用上心头,全都是因为玉置,自己的联队才会覆灭,至于期盼联队还能幸存几百号人那种幻想他连想都不敢想——联想就是踏马的一条丧家犬!

      与遭受到抗联炮兵打击的鬼子炮兵联队不同,鬼子的五十四师团几个步兵联队此时最大的威胁还只是抗联轻重机枪和掷弹筒。上万名进攻的鬼子分散开来,以大队的形式一波一波的进攻,不停的冲击着抗联的防御阵地。

      这些鬼子虽然没有联队长的指挥,但是在开战之前进攻任务已经明确那就是以兵力优势强攻!一二一联队作为打头部队,在冲到抗联阵地前四百米左右的位置时,已经损失过半了。可不论敌我,谁都知道进入四百米之后才是战斗真正的开始!

      一股数百人的小鬼子冲到了这里便暂停了冲锋,利用遗留在地面上的鬼子尸体当做掩体,修整一下。小鬼子毛利大佐和普通士兵一样趴在一个鬼子尸体后面,拿出望远镜观察着抗联防线。

      透过望远镜的观察,小鬼子毛利不仅倒抽一口凉气,抗联的武器实在是太好了吧!一个小队(抗联的一个班)竟然配备了不少于两挺重机枪和六挺轻机枪,看着突突突不停冒着火光的机枪,小鬼子毛利不由得放下望远镜,把身子贴在了地面上,就怕抗联的机枪忽然转向瞄上自己。

      这倒不是小鬼子毛利胆子小,而是血的教训啊!就在刚才的冲锋中,他的几个勤务兵就是被抗联机枪打死的!要不是一个鬼子兵在前面正巧用身体挡住了两颗子弹让子弹变线,小鬼子毛利恐怕当时就去天照大婶那里报道了。

      小鬼子毛利趴在地上,大声喊道:“命令机枪组和掷弹筒就地组织反击!其余人冲锋!”

      抗联的火力虽然非常的猛,但越是这样,鬼子们越是喜欢靠拢在一起。因为,人在战场上冲锋一旦走散或者距离部队太远,很容易就会迷失方向或是失去了进攻的信心。

      枪炮声并没有掩盖住小鬼子毛利的呼喊,鬼子们纷纷按照命令架着机枪和掷弹筒对着抗联阵地开始射击。

      小鬼子们个子本来就小,趴在地上更是加大了抗联战士射击命中率的难度。鬼子的十来挺机枪很有默契的几乎同时开枪射击,“突突突!”“突突突!”的点射响成一片。不过,小鬼子机枪队有掩体的抗联战士威胁实在是有限,而且他们使用的歪把子独特的供弹方式实在是太考验鬼子兵的协调和默契度了,三十发子弹过后,一旁的弹药手还要手动压上六个弹夹,光是上子弹就得浪费十几秒的时间。

      毛利大队幸存的鬼子本来就不多,刨除一组四人的机枪组,再除去两人一组的掷弹筒部队,冲锋的鬼子屈指可数啊!这点儿威胁怎么能够抗联看的?

      那些冲锋的鬼子和半跪着的掷弹筒鬼子都成了活靶子,埋伏在掩体后的抗联战士,已经熟悉了鬼子冲锋的压力,战士们压低着身子,不停的拉动枪栓射击。二连战士李兆坤是个快枪手,他打完五发子弹蹲到掩体后面正装弹呢,听到一旁的孙乾名打完一颗子弹,说了句:“两个!”

      李兆坤压上最后一颗子弹,笑着说道:“小孙,才打两颗子弹啊!你可够慢的了!”

      孙乾名没有马上回答,他屏住呼吸然后扣动扳机“砰!”枪声过后,孙乾名激动的挥舞着右拳开心的说道:“啥打两颗子弹?我是打中了两个,不,是三鬼子!”

      李兆坤一把把孙乾名拉了下来,一颗子弹擦着孙乾名的脑袋飞了过去,吓得孙乾名脸色一变。李兆坤叮嘱道:“小心点儿!鬼子的枪法还是挺厉害的!以后说话啥的别起身太高!”说完他慢慢起身趴在冰块后面拉动枪栓,瞄准眼前的一个冲锋鬼子就是一枪。

      孙乾名刚才有些大意了,感受到几乎贴着头皮而过的子弹,要不是李兆坤拽了一下,恐怕小命都没了。瞬间没了刚才五发子弹消灭三个鬼子的喜悦,他可不想被鬼子打中,家里刚刚过上好日子,爹妈说了,盼着他能快点立功,当上个班长好娶个老婆呢!

      他念着李兆坤的救命之恩,便上子弹,便用不大的声音说道:“老李,你别打的那么快,瞄准之后屏住呼吸再开枪,那样才能保证命中率!”这可是孙乾名自己摸索出来的经验,一来现在的命中率不是很高,他怕说出去让班里的神枪手笑话;二来现在的命中率怎么说也是在班里数的上的,也算是一门不传之秘了。

      凉河村北部的防线很大,抗联以班为单位设置了十几个防御阵地,每个班又分成若干小组,每个小组中又分成若干个防御点,孙乾名身旁十来个人也不都是人挨人,大部分都在一两米甚至更远一点儿的距离,所以他轻声说话不大容易被别人听到。

      李兆坤砰砰砰五枪很快就打完了,他躲回战壕笑着说道:“打死一个鬼子!”

      孙乾名正好装完弹,起身趴回战壕上又耐心的瞄准射击。

      李兆坤一边装弹得意的说道:“你的诀窍我这急脾气可学不来,不过,我的打法也有自己的优势,你是没看到,我刚才五颗子弹虽然只打死一个鬼子,可旁边的好几个鬼子都吓得不敢动弹!你打一轮的我都能打两轮了,换下来只比你少打死一个鬼子而已!”

      孙乾名忽然高声说道:“老李你快点!小鬼子又上来一批!”

      李兆坤压好子弹,趴到战壕上,看清冲锋的鬼子果然又多了一些,满不在乎的说道:“小鬼子来再多也是送菜!”他话音刚落就看到鬼子的阵地上一阵火光硝烟泛起,紧接着炮弹的炸裂声才传了过来。

      孙乾名激动的喊道:“老李,是咱们的炮兵打的!”他这回长记性了,再激动也是爬在战壕上。